發布時間:2023/06/30??????來源:國家發改委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教育部等8部門聯合印發《職業教育產教融合賦能提升行動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是職業教育發展提質培優、增值賦能的戰略性、指導性、支持性文件,構建了職業教育與產業體系集聚融合、優勢互補的新格局。

一、《方案》旨在破除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實踐壁壘

近年來,我國職業教育產教融合實踐取得重大進展,校企合作呈現多樣化格局,通過產教融合型企業、試點建設產教融合型城市,構建起了以城市為節點、行業為支點、企業為重點的產教融合新模式。但產教融合實踐過程中普遍存在“重教輕產”的情況,即部分職業學校在教育教學中沒有很好地將企業的生產實踐與專業教學活動進行有效對接,課程體系、教學方式、實習實訓內容并未適應科技創新和產業技術研發的實際需求,部分職業學校專業課程的設置調整相對滯后,導致學生的職業理論知識和實踐技能與企業需求脫節;同時,受到資金、土地等辦學投入成本的條件約束,部分企業進行校企合作的積極性不強,導致產教融合程度不深、對接渠道不暢,校企合作跟不上區域經濟的發展趨勢。

在這一背景下,職業教育發展要提質增效,產教融合要深入推進,就需要進一步破除校企合作中的思維局限、資源約束和制度壁壘,將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與區域發展戰略、產業轉型升級以及高水平人才體系建設相結合,及時做好職業教育領域重點項目的引導、儲備和推薦工作,構建創新激勵扶持舉措機制,完善優化校企合作的模式內容,賦能提升職業教育產教融合。

二、《方案》系統搭建了深化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行動框架

一是實踐需求引領,促進職業教育產教融合。職業教育資源要素的整合優化和校企合作的有效運行,需要職業學校和企業在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和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過程中,找準區域經濟產業發展的實際需求和重點產業轉型升級的人才規律,協同培養現代農業、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以及家政、養老、健康、旅游、托育等社會服務產業相關的技術技能人才。這需要培育建設產教融合試點城市和產教融合型企業,通過試點城市探索制定符合本地區發展實際需求的改革舉措,培育區域特色鮮明的產教融合型行業,形成示范作用,遴選具有前瞻性布局能力和長遠發展目標的行業龍頭企業,分析研判各行業領域技術技能人才的實際需求和培養標準,在重點行業深度推進產教融合,構建頭部引領、整體跟進的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發展格局。

二是夯實辦學基礎,深化職業教育產教融合。職業教育專業課程體系決定著人才培養質量,是職業院校打造高水平專業群,深化教育教學改革的關鍵內容,實訓基地與課程體系相輔相成,具有實踐教學、師資培訓、生產科研和服務社會等諸多重要功能。高質量的專業課程體系和高水平的實訓基地是產教協同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辦學基礎,為了深化職業教育產教融合,需進一步完善職業教育專業設置,鼓勵引導職業院校及時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專業類型和人才培養結構,培養服務支撐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生活服務業等行業領域重大需求的技術技能人才,增設先進制造、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興專業和人才緊缺專業,淘汰不符合新興產業發展需求、供給過剩的專業。此外,還應加大實訓基地支持力度,配合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生活服務業相關專業課程體系的構建需要,引導實訓基地建設方向,輻射帶動相關產業領域的實習實訓。

三是完善政策扶持,賦能職業教育產教融合。針對目前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作而不合”、產教融合“合而不融”的問題,無論是產業資源與教育資源的互通流動、校企協同育人與技術創新的良性互動,還是行業協會、龍頭企業等組織共建現代學徒制、企業新型學徒制等產教融合項目,都需要構建切實有效的推動機制,完善政策制度保障體系。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合作通道需要進一步拓展延伸,激發企業主體參與職業教育辦學的積極性,促進企業需求融入人才培養各環節,支持和規范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各地政府還需根據本地產業需求和經濟發展結構等實際情況,出臺支持政策文件,構建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扶持激勵體系,提升金融政策、投資政策、財稅政策、土地政策、信用政策的支持力度,賦能職業教育實現高質量發展。

三、《方案》健全促進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保障措施

一是加強黨的領導。黨的組織領導是構建職業教育與產業體系集聚融合、優勢互補新格局的根本保障?!斗桨浮诽岢?,各地發展改革、教育、人社等部門要堅持黨委領導、政府主導,健全協調機制,將各項任務分解到位、落實到人、責任到人。

二是注重營造產教融合社會氛圍。構建一流產教融合創新生態,需要注重發揮示范引領作用,《方案》提出,召開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經驗交流現場會。組織遴選并編輯出版職業教育產教融合典型案例,推介有關地方、學校和企業的經驗做法。

三是強化典型經驗推廣。職業教育產教融合要以實踐經驗為引領,及時推廣創新融合典型經驗?!斗桨浮诽岢?,各地推動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特別是建設產教融合型企業的有效措施,要及時在省域范圍內推廣。對實踐證明行之有效、可以上升為制度性成果的,及時總結提煉,并推動修改完善相關政策和制度,符合條件的在全國復制推廣。(薛新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副研究員)